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列表

【bet必威体育】:裁员调整、高层震荡、亏损加剧,蘑菇街押注直播业务仍难自救

阅读量 :879     发布者 :必威     来源 :必威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04    

  • 蘑菇街
  • 2020年,蘑菇街可谓流年不利,业绩“亏损加剧”、核心高层接连出走,日前又陷入裁员风波……

    针对裁员一事,蘑菇街相关人士对蓝鲸TMT记者表示,本次人员优化主要集中在技术部门,这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。对方强调,未来蘑菇街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行业。

    可见,“直播电商”已被蘑菇街视为最关键的救命稻草。但业内人士指出,蘑菇街此前数次转型均不理想,业绩不振之下押注电商直播业务,却面临阿里、抖音等平台的竞争,要想突围并不容易。

    蘑菇街陷用人困境,高层震荡后大规模裁员

    日前,网传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发给全体员工一封内部信,称为更加聚焦以直播购物和品牌特卖为主力的核心业务,蘑菇街将对部分业务进行优化调整,预计裁员140人。据悉,目前蘑菇街员工有1000人左右,若按此计算,本轮裁员比例约为14%。

    对此,蘑菇街相关人士对蓝鲸TMT记者回应称,该消息属实,这是公司做出的艰难决定,除了n+1.5赔偿之外,公司还为这些同事积极寻求解决方案。该人士透露,本次优化主要集中在技术部门,这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,蘑菇街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行业,所以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。目前市场部、运营部仍在招聘。

    除了裁员调整之外,蘑菇街的核心管理层也早已开始动荡。稍早之前,蘑菇街接连发布两则公告,透露出公司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及CFO吴婷均因个人原因而相继辞职。

    另有可靠消息称,即便是当前蘑菇街最被重视的直播业务,也正在经历人事变动。有消息称,其直播业务负责人金婷婷(花名洛伊)已于近期离职,她本人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“过去暂告一个段落”。

    金婷婷离职后,直播业务由谁负责?这次人事变动对蘑菇街的直播战略及直播业务将产生什么影响?公司如何应对高级人才流失问题?蓝鲸TMT记者向蘑菇街方面发去采访提纲,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。

    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称,对蘑菇街来说,核心高层接连离职,再加上如此大规模的裁员调整,无疑凸显了其用人困境,难免让外界对该公司的经营策略及用人策略产生怀疑。

    活跃买家逐季下滑、财报亏损加剧,蘑菇街跌成“仙股”

    在业绩及股价层面,蘑菇街近期表现不尽如人意,令人担忧。

    根据蘑菇街最新财报显示,该公司2020财年Q3(自然年度为2019年第四季度)呈现营利双降的特点。当季总营收约为2.7亿元,同比下降26.6%;当期净亏损16.63亿元,约为上年同期4220万元亏损额的40倍;调整后的净亏损为9560万元,同比由盈转亏,上年同期盈利1370万元。

    蘑菇街表示,这主要是2016年2月收购美丽说产生的商誉减值影响的,但调整后净亏损为9560万元是报告期内市场费用投入过大导致的,当期市场费用率高达77.41%,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1.63个百分点。

    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蘑菇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11.913亿元,较一季度末下滑20%;截至2019年3月31日,这一数据为14.897亿元。

    本次财报最亮眼之处,在于其直播业务的表现。根据财报,蘑菇街当季GMV(商品成交总额)同比增长8%至62.99亿元,其中,直播业务GMV同比增长99.5%至达33.52亿元,在平台总GMV的比重首次过半,达53.2%。

    不过,同期蘑菇街活跃买家同比下降超两成,约为2660万,距离巅峰时期的6000万活跃买家数已缩水超过一半。更重要的是,这一核心指标至今已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滑,意味着蘑菇街的活跃用户正在持续流失,这对电商平台而言无疑是沉重的一击。

    受业绩不振影响,在财报发布当天,蘑菇街股价暴跌29.7%,经历了其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。截至4月17日收盘,蘑菇街报1.04美元/股,快跌成“仙股”;总市值则跌至1.11亿美元,较峰值时期已蒸发超九成。

    “目前来看,蘑菇街最新一季的业绩亮点不足,且用户数下滑和连年亏损都是硬伤,其整体基本面依旧疲软。”一位券商人士表示,蘑菇街当前的处境每况愈下,若不及时补救,上市一年半就要面临着退市的风险。

    直播电商竞争惨烈、监管趋严,直播业务难成救命稻草

    回顾蘑菇街的发展历程,“转型”可以说是其成长的关键词。上线于2011年的蘑菇街起初仅是一个消费分享社区,2012年其开始首次转型,依托淘宝做导购平台,但这一业务在次年便遭到淘宝“封杀”。

    随后,蘑菇街再次转型,将目标用户瞄准时尚的年轻女性。不过,当时淘宝、天猫和京东等巨头瓜分了大部分市场份额,美丽说、唯品会、小红书等平台也给蘑菇街带来一定压力,其生存环境非常不易。

    直到2016年蘑菇街与美丽说、淘世界合并,三方共同组成美丽联合集团,蘑菇街才迎来转机。自此,蘑菇街“榜”上腾讯,并因此得到微信钱包和QQ钱包入口等战略级支持,可惜这也没有带来显著的导流效果。

    在此期间,蘑菇街开始尝试网红直播业务,成为最早布局直播电商的平台之一。如今,其已将业务重心放在直播电商板块,外界普遍认为,直播业务正成为蘑菇街能否绝境逢生的关键。

   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指出,当前电商直播已成为各大电商平台角逐的新方式,抖音、快手以及各类直播平台的快速崛起,也让行业竞争愈发激烈。在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,蘑菇街如何从中突围变得尤为重要。

    莫岱青表示,蘑菇街较早进入直播行业卡位,为其争取了有利位置。“内容+直播+电商”让蘑菇街更加立体化,其对供应链的升级、品牌的扩张等,也促使其直播业务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  不过,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,直播电商的门槛很低,有实力的入局者非常多;而蘑菇街的资源不如淘宝、抖音等平台,想要突围并不容易。

    沈萌指出,对围绕“直播”模式的平台来说,其真正的核心价值在主播;如果主播没有独特的消费粘性,直播业务将很难开展。而围绕“电商”模式的平台,并不十分依赖头部主播,若主播数量不具优势,也很难促使直播业务更好地发展。蘑菇街在这两方面都没有明确的优势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日前中消协发布《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》显示,六成消费者担心商品质量,超过四成消费者担心售后问题。从问题性质看,主播夸大和虚假宣传、不能说明商品特性的链接在直播间售卖被提到的次数较多;其中,蘑菇街平台涉及广告极限词情况较为明显。

    从直播电商行业角度看,未来这一领域所面临的监管压力大概率将有所增长。总体而言,直播业务恐怕难以成为蘑菇街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  bet必威体育